隐藏的生活

April 4, 2016
要研究早期华裔加拿大人的历史,对我们档案馆来说是充满挑战性的,这是由于种族歧视和语言障碍,令有关华人的经历没有获得非亚洲人的重视。没有人认为这些先锋的经历是重要的。而且,大多数19及20世纪初的中国移民都是单身的男性,他们的家庭都留在中国,他们和家庭的联系我们也无从知晓。他们当中很多也是文盲的,因此华人社区记下的记录也只有很少,非常少能够进入BC档案馆。为了尝试去明白华裔加拿大人于19及20世纪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生活,我们需要参考非华裔社区的记录,特别是BC省政府的记录。 比如说,法医办公室的记录显示出华裔工人所担任的都是最危险的工业工作。在1887年,纳奈莫(Nanaimo)发生了一场巨大的矿场爆炸,造成53名中国矿工死亡,而“证据抄本”中就详细记录了他们在地底的艰苦工作环境。很可惜这些工人的名字没有被记录下来,他们存在过的唯一记录不过是一组组代表他们的数字。我们把几十个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因工业缘故死亡的华人的记录数码化,发生的地点包括了地底下,木厂,罐头厂,和爆炸品工厂。 其他的记录反映出中国矿工经常比“白人”工人获得较少薪酬,同时所获得的待遇也很差。两封由煤炭业要重要人物James Dunsmuir写的信(他是BC省最大的华工雇主,后来更成为省督及省长)就透露出他对华工的藐视,他吩咐出纳员在每名“中国男子”的薪酬中扣起一元作为法庭税,不论他们是从事什么工作岗位(例如所支的薪酬)。Dunsmuir也因被逼向核心委员会处理一宗他是否有权聘请华工的案件,令他生气得惩罚他的华工。 另一组我们正在数码化的记录,是一系列法务厅办公室(GR-0429)于1872至1925年收到的信件,这些信件暗示在这段时间华人在BC省所面对的歧视与偏见。在1888年Dr. J.S. Helmcken写下了有关维多利亚监狱的事,他投诉警察把无家可归或生病的华人放进监狱里,不过Helmcken并非特别同情这些犯人,相反,他写下因为担心那些华人会散播病毒,因此认为应把他们送回中国。而其他的信件就记录下暴力行为,例如袭击华人货运员的马匹,甚至在弗农 (Vernon) 有一群人把一名华人驱逐出镇。 在我们找到的其中一份最早记录显示,可能与我们预计的相反,华人社区有时候也获得法律保护。我们把从网上找到的资料和我们自己档案馆的资料结合,我们能够了解一宗虐待案件的来龙去脉。在1865年,一名船长Bartlett 和一名名为Gung Wo的华人涉及从香港运送一群华工到维多利亚,而运送的船只Maria号却超载。报章 British Colonist 在1865年5月时报道指那些华人乘客在航运过程中获得恶劣的对待,因此到达维多利亚后华人便控告船长。档案馆的记录包括派发给乘客的船票,以及一张很短的字条,记录下船上严重恶劣的环境。根据字条所讲,在60天的航程中,10名男子每天只获发合共四分之一磅的肉,每人只有14寸位置可以躺下休息。这些很可能是案件的法庭文件证据,字条可能是由法官或律师所写的,不过我们就没有记录它们是如何被放到档案馆。最终船长被判有罪,当局向他发出通缉令,事件可以说是正义获得申张。不过最终船长逃走,他在晚上非法地把船开到美国水域,而最后得知的消息,是挂起美国国旗的Maria号抵达了夏威夷。 这个计划的最终成果,会是成为一份重要的第一手资料,在网上提供给学生、研究员、加拿大华人社区、以及任何有兴趣了解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及加拿大如何对待一群很重要的移民的人士。希望这些活在阴影底下和相对地隐藏的生活,有一天能够重见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