悄然重要:数字化的意外活力

April 4, 2016
我在2015年五月作为一名辅助人员来到了皇家不列颠哥伦比亚博物馆(Royal British Columbia Museum),并受聘专门负责华人传承计划(Chinese Legacy Initiatives)。我在此项目中一直担任数字化的职责—取一个物件并据其做一份电子版本;将实体转换为数字媒介。 在内容方面,我将皇家不列颠哥伦比亚博物馆与档案馆(Royal BC Museum and Archives)收藏中那些体现及例证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加拿大华裔遗产的项目进行数字化处理,其中包括多类文物、影像材料、音频记录及视频片段。我在工作中接触到的材料大多是档案文献—业务交易记录、立法行为、死因研训与法庭记录、地方刊物与新闻简报、以及省级通信与私人信件。 揭开、合上放置在我书桌上的爱普生(Epson)11000XL的盖板,仔细地准备,定位并扫描每周计数百页文献可能看起来是一项久坐不动、单调乏味及令人头脑麻木的‘纸上’ (此处为双关语)运动。数以千计的文献曾在过去的六个月内滑过扫描仪导成文件格式,并以tiff、jpeg及pdf格式被置入数百个计算机文件夹中。但是请理解,描述我的日常工作并无法完全公平地体现出此项工作性质。对于新技能群的介绍一直是持续不断且激励人心的,我也常常得以运用我的创新性、适应力及创造力。 决定如何能最佳地处理每次登记入册需要考虑到数量、尺寸、材料构成及实体状况。扫描占据了我每周活动的很大一部分,在平板扫描器上进行记录数据化却常常根本是不合宜的。 除了学习扫描(分辨率规格、颜色设置、直方图调整等)的复杂性,熟悉物体摄影的基础知识一直是很有必要的。以往微缩胶卷收藏中的图片是使用微缩胶卷阅读器获取的。对最大的自制平台或广角镜头来说都过于巨大的文献为博物馆提供了展示其工作室真空板教程的机会。例如,收藏一组精致的玻璃板底片需要使用置于第二层底座下的灯箱。 即使扫描,一个看似简单的任务,也经常呼吁我们对于想象力的运用。处理陈旧、棘手的粘合工作亦或在扫描仪盖板下平整字迹模糊、有百年历史的折痕都需花费很大精力去操作,亦要进行多次尝试。 完成每一个收藏的数字化处理都通常需要技巧与技术间的结合。(运用修护与始终谨慎处理!的知识),我几乎每天都要适应与即兴发挥处理,以满足在每个档案文件中所发现的实际需求。 对档案记录进行的实际数字化处理只是其中二分之一。我还曾花费了我时间中的很大一部分准备为博物馆在线描述数据库创建的数字扫描件—转换、调整并将单个文件结合到可供网络使用、方便用户在线翻阅的收藏。从Adobe Photoshop教程到熟悉博物馆数据库的内部工作,我一直随时待命,乐此不疲。 从定位及在大量档案中收集记录,到最终将依据这些记录刚刚组建成的数字化版本发放在线,在参与华人传承计划期间着手数字化处理的每个阶段,这份工作向人们展示了它所真正具有的动态与活力,亦证实了这份工作是格外令人受益匪浅的。

韧性记录:培养对BC省加拿大华裔励志传承之意识

April 4, 2016
我一直深感荣幸。在参与华人传承计划(Chinese Legacy Initiatives)的这段时间里,我的面前敞开了多扇通往不同世界大门。在每份我数字化处理的档案登记入册中,每个文件都讲述着一个故事。 鉴于此项目的专题范围,绝大多数我接触到的叙述都存有悲剧性质。数字化处理那些详细记载在过往150年间,与加拿大华裔间交往互动细节以及其经历的资料不可避免地揭出了那些刻薄的、反东方的视角及丑陋的历史—合法默许的种族主义、歧视性语言及根深蒂固的内化偏见。 我在为华人传承计划处理记录的过程中所近距离收获的认识使我对于人类韧性的理解与敬意不断增长。 这也正是该项目的目标。依照我的理解,此项目旨在突出强调皇家不列颠哥伦比亚博物馆与档案馆(Royal British Columbia Museum and Archives)在其收藏中展示的BC省加拿大华裔的历史,以承认过去的苛待行为并为此致歉。曝光这些所有因其本身令人感到不舒服而更加显著的黑暗时期可培养人们对BC省持有一份更健康的历史理解力。我由衷地同意,只有在BC省加拿大华裔的经历得以更全面的解读与认可的前提下,这些棘手的过去才能够被适当地调解。 然而,翻阅研究那些仇恨与伤害的记录,人们很容易忽略那些最终突显了本省加拿大华裔之传承的成功故事。当振奋人心的报道及暖人心方的轶事都令人遗憾地稀缺,一期特别的收藏尤其引起了人们的共鸣。 我数据化处理的第一批记录集之一是一组约20期的《华埠新闻(Chinatown News)》。《华埠新闻》是由马国荣(Roy Mah)为讲英文的加拿大华裔于温哥华创建的双月出版报刊。《华埠新闻》自1950年创办起运行了40年,该报刊着重强调了社区人士成就,促进地方产业,颂扬社团活动并回顾文化活动。华埠小姐候选人与自豪的企业所有者的笑颜填满了每一期版面。 发表在此收藏中的其中一系列文章显得尤为重要。以《华人是BC省最初原住民吗?》为标题,作者林泉(Quan Lim)详述称华人在BC省的报道远早于克里斯托弗 ·哥伦布(Christopher Columbus)。在接下来标题为《淘金热(Gold Rush)的危害》、《怨恨取代了善意》及《早期华人定居者曾帮助加拿大拯救BC省》的版期中,林先生总结了华裔移民的历史经验。 这些文章是为表彰加拿大百年纪念,于1958年由一名加拿大华裔为众加拿大华裔印刷出版。这些文章依据该区域内最早期历史记载,有效地促进并认可了省内文化识别、传承与发展。 林先生以一则鼓舞人心的注释为此系列专题做以总结。该注释纪念了加拿大华裔于1863年在利卢埃特举办的BC省首次选举中的参与。他写道,尽管华人的投票最终未被计入,“但无论如何,他们进行了投票,并因此获得了参与BC省首次选举的荣誉。”值得注意的是,林先生并未强调那些参与社会人士的努力被冷漠驳回时所遭遇的伤害。相反,他仅陈述了这些人士确实参与了投票,以及无论后续结果如何他们的参与都不可置疑是合法的这样简单的事实。 林先生承认、但却拒绝一直沉湎于那些许多华裔移民在十九世纪中后期所面临的不快情境。他注重于突显加拿大华裔的耐心与智谋,并显扬那些获得了相对成功的人士。 大多数《华埠新闻》的文章基调均是如此,《华埠新闻》客观地报道了在二十世纪中期华裔社区所遭遇的社会政治困境。 加拿大华裔社区对于他们在BC省艰苦困境之传承所作出的回应对我而言有着重要的个人意义。从这些记录中人们能找到比希望更加坚韧的因素;以及为生计而努力奋斗、并通过工作与承受来改善生活的动力。 因此,我希望用类似的方式来强调加拿大华裔为BC省遗产传承所带来的持续、永久的影响,颂扬这个群体的智谋,并承认他们的苦难经历。我选择强调一种态度,一种嵌入记录收藏中、见证这个如今日渐繁荣社区之成功的,韧性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