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历史错误外联做套箱

April 4, 2016
“等一下,你说要做多少个匣子?32个?”对,八个套箱,每套要用四个匣子。 我爱做木工,所以在对这个项目完全不知情,也不知需要做多少个的情况下,就答应做这些套箱了。我的同事和制作领班Megan Anderson道出了细节:要做的套箱是用于华人传承计划的。这些套箱是有意义的庄严物件 。套箱中除教学材料与历史文件之外,还要放置100年前被羁押的华人移民刻有字画的墙体碎块石膏复制件。 我们决定不改造使用现成的箱子,也不重复使用其它外联展品的样式,而是选择使用年代久远的木料,营造一个饱经风霜的外观,来反映展品的内容。Megan与其他展品制作团队成员协商后,决定用一个简单的样式,将四个匣子组装在一起。当匣子被一层一层打开时,内容就会由历史错误到后来的道歉信逐渐展开,展现出华裔所受到的不公待遇。 因为这些套箱要用仿饰漆,使其看上去老旧, 我决定放弃使用完美无缺的木料和精工制作。我买来简单的云杉板,用来做箱体,又从贮藏室找到了旧木架,经重新加工做成盖子。每个箱子的高度都要根据内容而定,来减轻整体的重量 - 没有必要把套箱做得太重,无法抬动! 我开始动手做套箱时,Megan就着手制作石膏板和文件的复制品。她参观研究了墙体原件 - 大块易碎的墙块,表面刻有汉字和图画。虽然她不能触摸文物,却能实实在在地想象到这些字画的质地,以及干燥石膏所有的质感。她以多幅照片为基础,做了两个主体原型,再由此做出压铸磨具。原型是原有灰墙碎片的缩小体,但与原件十分相似。文字和图画先用碳纸打印在复制品的表面,然后再刻入墙体。最后她将两个主体原型做成硅铸造模具,以备复制用。 要复制八套文物,Megan采用了塑料石膏,既保留了原件的易碎外观,又很结实可搬运挪动。每个制品的表面都覆盖一层用原件复制的照片贴纸,文字图画的映像与雕刻相吻合,给出一种深度感。 套箱的外观使用了不同层次的虫胶、丙烯酸媒介和油漆,产生出逼真的旧漆效果。套箱内部则放置金色的薄页纸。衬里看上去稀松、磨损、褪色,但却仍旧发出光彩,含蓄地体现了文物所讲述的其主人公的故事。 我们工作最后的点睛之笔,是将这个项目的标志与皇家BC博物馆的标记放在一起, 但是我们常用的标记却在式样和风格上都与套箱不相吻合。为了看上去更和谐,当地的面料艺术家Trish Tacoma of Smoking Lily 在展箱盖子上的 中英文标记上蒙了一层丝网。 三十二个匣子,四个一套,共八套 - 以其独特的外观和内容,终于上路去往BC省内的学校和社区,去服务其宗旨。 我与项目伙伴Megan讨论这篇文章时,她特别指出,在制作套箱的过程中,我们都是团队集体参与 - 虽然有的成员在此文中得到的笔墨较重,但是每个人都添加了细节,给出过建议,无论是在设计中的集思广益,还是参与制作部件。与我们共事的是一群特别有才能而慷慨的伙伴。我们这里没有列出他们的名字,但他们对制作套箱都出了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