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野之外:在坎伯兰博物馆与档案馆探索中华文化世界

April 4, 2016

坎伯兰博物馆与档案馆(Cumberland Museum and Archives)的访客经常能惊讶地发现这个村庄丰富而传奇的历史。坎伯兰(当时为尤尼安)在1898年曾是加拿大最大、最西部的中心。1888至1966年间超过两千五百万吨的高质沥青煤由坎伯兰运至全球市场。延伸在登斯梅大街熙熙攘攘的泥土路和木制人行道外,在通往科莫克斯湖泊的路上,于19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在坎伯兰定居的勤勉华裔矿工建立了一个繁荣的社区。这些来自广东的矿工曾是包括日本、非裔美国及欧洲矿工在内的较大规模劳动力中的一部分。

Chinatown, Cumberland, BC with No. 3 mine visible in the background
Cumberland Museum and Archives C040-001.

在20世纪初期,坎伯兰唐人街的两条主街道—山街(Mountain Street, San Gai in Cantonese and Shan Jie in Mandarin)与海街(Ocean Street, Hoi Gai in Cantonese and Hai Jie in Mandarin)—呈一派繁荣景象。洗衣店中飘散出的碱液气味混合着沼泽地中散发的泥土芬芳。杂货商沿街叫卖水果和蔬菜。随着五金店、理发店、药店、剧院、店铺、兄弟会与寺庙的发展,唐人街曾是科莫克斯山谷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亦是不列颠哥伦比亚省较大型商业社区。当地传说称,坎伯兰的唐人街曾是‘旧金山北部规模最大的唐人街’,尽管人口数据估计当地仅有1500名居民。

1921 insurance map of Chinatown, Cumberland, BC, updated to 1940.
Cumberland Museum and Archives C040-040.

与许多其他唐人街相似,坎伯兰唐人街曾面临着难以克服的挑战,最终导致其走向衰落。1923年对于1922年坎伯兰4号矿爆炸事件的调查使华裔劳工被禁止在井下作业。同年加拿大政府发启了《华人移民法案(Chinese Immigration Act)》,此法案虽废除了人头税,但却严重限制了移民。 这些举措外加随后煤炭市场的衰落使唐人街的发展猝然中止。

1936年6月6日,唐人街的43座建筑物被大火烧毁,许多居民选择了搬离而非重建。1968年唐人街多数剩余建筑物被认为是不安全的,并被坎伯兰志愿消防队(Cumberland Volunteer Fire Department)拆除。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唐人街遗址如今是位于科莫克斯湖泊路山谷中心西部,一个面积为40公顷的公园中的一部分。

Buildings of Chinatown, Cumberland, BC being burned down.
Cumberland Museum and Archives C040-057.

Jumbo小木屋(Jumbo’s Cabin)是坎伯兰唐人街现存至今的唯一建筑,亦是该社区首期建筑物之一。该建筑以Hor Sue Mah 命名,多数人称Mah先生为Jumbo,1918年20岁的Mah先生开始在坎伯兰矿井工作。他在自己的家被大火烧毁后于1930年搬入小木屋。他在1971年搬离坎伯兰唐人街,是最后一位离开坎伯兰唐人街的居民。

Hor Sue Mah (Jumbo) sitting on a deck chair on his porch
Cumberland Museum and Archives C040-002.

尽管坎伯兰唐人街的顶峰时期与于1981年开幕的坎伯兰博物馆与档案馆间隔了很长时间,我们的机构收藏着大量源于坎伯兰唐人街,或与之相关的文物与档案。卷轴、陶瓷、纺织、瓶罐、烟斗、游戏、信件、照片、报纸、书籍、药品等不仅帮助我们更好地解读坎伯兰唐人街,还为我们提供了对于加拿大华裔的广泛社会文化背景,及其在社区间的相互联系的深刻见解。在加拿大华裔文物项目(CCAP)推出前,这套重要的收藏只有在与博物馆员工预约后才可用于参观或使用—因其曾置于视野之外,所以会被人们遗忘于心。

Collection of papers relating to Mr. Lap Yuen Sew
Cumberland Museum and Archives 993.023.025.

2014年陈忠平(Zhongping Chen)教授拜访坎伯兰博物馆与档案馆,并对我们馆的加拿大华裔收藏品进行研究。这使我们进一步与维多利亚大学(UVic)取得联系。当我们被邀请参与由维多利亚大学历史系及文化资源管理课程(Cultural Resource Management Program)领导的加拿大华裔文物项目时,我们感到十分兴奋。

坎伯兰与纳奈莫博物馆(Nanaimo Museum)一同被选为试点博物馆,与合作伙伴一起规划如何能最好地将从13座博物馆中汇集到的大量信息整理到一个访问数据库。我们意识到数据化项目是项不小的工程。第一个困难便是将我们的“内部”数据转换为外来读者能够理解的信息。这项更新超过1100行信息的艰巨任务是由前暑期学员、CCAP团队成员Melissa Williamson完成的。

我们并不总能有足够的时间去仔细审查我们的收藏,当拍摄此特别收藏时我们收获了一些重大发现。下面展示了收录在我们‘中华皇室(Chinese Royalty)’数据库中的一双裹脚鞋的图片。我们希望能通过在线数据库来了解更多诸如此类的物品。

Binding Slippers (Royalty).
Cumberland Museum and Archives 995.088.001.

随着收藏品照片的完成,维多利亚大学(UVic)能够通过网上数据库将图片与字段相匹配。技术从来都不是简单明了的,虽然也曾间歇地出现一些小问题,但是我们很欣慰地说,这个数据库目前收藏了坎伯兰博物馆与档案馆中超过1200条记录,以及多于900副相关图像。

人们总渴望了解更多与物件及文物相关联的历史。在知道坎伯兰历史长河中加拿大华裔历史这页非常重要的篇章现将在研究人员、坎伯兰唐人街后裔及公众间普及,我们感到非常兴奋。我们希望围绕着坎伯兰唐人街的对话与知识将会继续不断增长。

坎伯兰博物馆与档案馆已通过CCAP取得了卓越进展。我们想要在此承认并感谢维多利亚大学历史系、文化资源管理课程、BC省博物馆协会(BC Museums Association)、我们的试点项目合作伙伴纳奈莫博物馆、以及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国际贸易兼责亚太策略及多元文化厅(BC’s Ministry of International Trade and Responsible for Asia Pacific Strategy and Multiculturalism)。